鹭江村制衣老板手拿衣服招聘工人鹭江村制衣老板手拿衣服招聘工人

  每年开春,广州海珠区鹭江村制衣业老板都大排长龙招工,今年压力尤大

  元宵节一过,珠三角制造业企业陆续开工,招工成为头等大事。记者25日走访广州市海珠区鹭江村。该村毗邻中大布匹市场,村里形成多个大大小小的制衣厂(或作坊)。每逢这个时间,集中前来招工的制衣厂老板在村里主干道排出了数百米的长龙。今年招工?#38382;?#22914;何?不少招聘者向记者表示,今年开出高价也难招到工人。

  高价招工人,老板有苦衷

  25日,记者来到鹭江村。由于毗邻中大布匹市场,鹭江村的主要产业是制衣业,村中大小制衣厂(作坊)无数。走入鹭江村主干道,便可看见沿街几百米不少人手举一两件衣服,偶有行人经过时会停下触摸布料,并低声洽谈——这可不是在买卖衣服,而是在招工。

  记者靠在一旁观察,发现举着衣服的招聘者十个中大概只有四五人被问询,大部分问询者交流一下便离开了。记者追问了和招聘者沟通完就离开的吴姐。“3元一件,太低了,4元还差不多。”吴姐做制衣已经十?#25913;?#20102;,今年是她第一次来鹭江村。“听老乡说这里工资不错,就过来看一下,但发现也不过如此。”

  工人觉得薪水不足,招聘者怎么看呢?制衣厂招聘者田姐告诉记者,每年都是她负责招聘,发现工人一年比一年难招,一年比一年要价高。田姐给记者算了一?#25910;耍航?#24180;工人一件衣服普遍要价要多了1元,?#25307;?#23601;多100元,熟手工人日挣四五百不成问题。“工人要价高了,利润在变薄,工厂也难盈利,但即使这样招人还是难,因为他们不单要看价钱,还要看难度,工艺复杂点的也不想做。”

  来自湖南省的求职者周哥表示,制衣每天要工作10小时以上,如果做复杂的更烦,最好是?#19994;膠米觥?#20215;格也高的。“前两天?#19994;郊也?#38169;的,那批货做完我就出来接着找,但没有合适的,不过也不急,现在每间(工厂)都缺人。”

  工人喊转行,工厂转让多

  张老板是鹭江村某制衣厂老板,他的工厂开了三四年,但觉得生存压力越来越大。“鹭江村大大小小制衣厂很多,开了十?#25913;?#30340;有,一年的也有,但大家都感到压力大,房租、物流、人工,处处要钱,招人也难,哪天撑不下去就关门咯。”记者观察到,在村里的便民信息张贴栏,密密麻麻张贴着制衣厂转让的广告。

  工厂转让多,工人也在谋求出路。小林做制衣五六年,叫周哥师傅。“师傅十?#25913;?#32463;验,工?#26102;?#25105;高,我工?#31034;?#19968;般,而且这个行业分淡旺季,上半年就忙一两个月,也许哪一天我就转行了。”至于转行到哪里,小林表示还没想好。

  压力逐年大 或要谋转型

  制衣厂岗位与工人的供求关?#24403;?#21270;,?#23548;?#26159;该地区产业转型升级的缩影。日前,针对相关专家建议中大布匹市场“加速商贸与物流分离,重构贸易供应链”,广州市政府回复称,正在研究引导中大布匹市场物流、仓储、加工等产业逐步向清远市相关园区疏解。2018年5月17日,中大国际创新?#26085;?#24335;启动,该区域将充分发挥中山大学及周边科研单位的科?#21363;?#26032;推力,释放中大布匹市场转型升级的巨大潜能,围绕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能源等领域,积极引进创新型产业集群和未来型智能制造业。

  广东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彭澎指出,中大布匹市场的转型升级与功能疏解在意料之中,制衣业应未雨绸缪,提前安排和打算。“由于用地、用工成本上升,广州产业升级已经形成倒逼态势,制衣业等劳动密集型产业会陆续离开广州。按理说,制衣业会比布匹市场更早感受到用地、用工成本上升?#38590;?#21147;。但可能由于毗邻布匹市场,还可以继续生存一?#38382;?#38388;,但如今布匹市场即将转移,制衣业?#38590;?#21147;会更大,可能?#27599;?#34385;转?#39057;街?#36793;城市了。”